走近这群古籍修复师:与其说是修书,不如说是修心

  • 来源:
    封面新闻
2019-02-12 12:07:36
  2月6日,虽然是大年初二,但在宜宾市图书馆古籍地方文献室,对于值班的工作人员来说,没有节日之分,他们能做的,就是把这些古籍认真修复好、保护好。

  近期,他们修复的是一张南溪图书馆馆藏之宝——清拓《唐故圭峰定慧禅师传法碑并序》(以下简称《圭峰碑》)。


  需要修复的清拓《唐故圭峰定慧禅师传法碑并序》


  这张拓片拓于清代,原碑于唐宣宗大中九年(855)立,裴休撰并书,柳公权篆额,碑现存陕西户县草堂寺,是唐碑珍品。

  据图书馆古籍特藏部主任、古籍修复师李兴伟介绍,因受各种因素影响按国家标准,该拓片属于濒危一级破损,“因条件、人力有限,此前一直不敢轻易对该拓片进行修复,这次也是宜宾市第一次尝试修复一级破损濒危拓片。”

  与《圭峰碑》一同开展修复的还有《汉益州太守北海相景君铭》(清代)、《大唐济度寺故比丘尼法乐法师墓志铭并序》(民国)等7张拓片。


  修复师陈佳黛正在为拓片着色


  一本本古籍、拓片记载着一段段悠久的历史,随着岁月流转,虫蛀、霉变、老化等问题,也严重威胁着古籍的“健康”,而古籍修复师就像连接历史与现代的“医者”,让破损的古籍再次“重获新生”,化腐朽为神奇。

  “配纸很是讲究,基本原则宜浅不宜深,同时还需注意纸张的厚薄、帘纹方向、造纸方式甚至存放年限等……”工作台边,李兴伟详细地向陈佳黛讲述着古籍修复的种种。

  今年,是李兴伟从事古籍修复工作的第32个年头,修复师陈佳黛作为李兴伟的徒弟接触古籍修复工作也有一年有余,工作台、补书板、毛笔、糨糊、排笔、镊子、棕刷、板刷、喷水壶、压书板……古籍室的一方天地便是师徒二人的工作室。

  用毛笔笔尖一点点的修复残损拓片或是一点点分类拼接零碎纸页……这些便是师徒二人每天的工作。 “修复残损纸片时,不仅要时时紧盯书页,还要‘屏息静气’数小时,因为可能一个轻轻的呼吸就会将残页吹跑,让之前的工作付之东流。”陈佳黛表示。

  因为古籍修复的单调乏味,很多人并不愿意接手,因此在宜宾,真正从事古籍修复的人员还不到十人。对于古籍修复师而言,与其说是修书,不如说是修心。

需要修复的古籍

  据了解,在宜宾市图书馆内约有3万余册古籍需要进行修复,而急需修复的清代古籍约有一万余册,“由于每本书的情况、纸张、状态都有所不同,选择修复的方式也不尽相同,毫不夸张地说,即使我们两个人没日没夜地修复这些古籍,一辈子也是修不完的。”陈佳黛说。

  为了不让这份传统手艺失传,近年来,宜宾市图书馆也在全市有针对性的开展古籍修复培训工作,培养了一批专业的古籍修复人才。
编辑:资讯编辑阅览:947
欢迎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(kongfuzijiushuwang)

24小时人气排行

最新文章